2020-03-06 15:05
文章 / 華語新聞

拳头FPS《Valorant》情报汇总 世界观、角色、赛制

  

  編者按:去年 10 月,當拳頭公司公佈一系列新作品時,其中一個名為「Project A」的項目顯得有些與眾不同。這款第一人稱射擊遊戲融入瞭英雄對抗的熱門玩法,考驗玩傢策略的戰術元素。近日「Project A」終於被正式命名為《Valorant》,並將以免費遊玩的形式於今年夏天登陸 PC。外媒 Game Informer 也前往拳頭辦公室,進行瞭試玩采訪,為我們帶來第一手情報。

  世界觀與故事

  拳頭公司在《英雄聯盟》十周年慶典上所公佈的一系列遊戲中,大部分都屬於《英雄聯盟》宇宙,因此與這一知名 IP 毫不相關的《Valorant》就顯得格外獨特。

  「事實上我們為此還爭論瞭一段時間:我們是否要讓它加入(英雄聯盟宇宙)呢?」遊戲總監 Joe Ziegler 說道。「將這款快節奏的策略射擊遊戲概念化就已不是一件易事,然後再把它與瑞茲(《英雄聯盟》中的法師英雄)和皮爾特沃夫(《英雄聯盟》中的虛擬城市)的士兵結合起來 …… 我覺得這與我們想要營造的幻想風格不太契合。我們需要創造出一種獨特的東西,一種能將緊張、激烈、機制多樣的玩法,與豐富、成熟、極具創意的各種特殊能力有機結合的東西。」

  《Valorant》的故事發生在不遠的未來,一場名為「初光(First Light)」的奇異事件後,地球上所有人的生活、科技、與政府的運作都發生瞭翻天覆地的變化。同時,一群天選之子從這一重大事件中得到瞭特殊能力,他們因此被稱為「綻光者(Radiants)。」

  經歷「初光」所帶來的劇變後,一個秘密組織創立瞭「Valorant 協議(Valorant Protocol)」,把全世界的特工(Agents)都召集到瞭一起。這些特工包括綻光者和其他擁有相關科技的人員,每個人都有著形形色色的背景來歷,由他們共同組成瞭 Valorant 小隊。隊員中有些人相互認識,有些則是罪犯與軍人的對立身份,因此他們間會經常發生有趣的化學反應。

  盡管遊戲宇宙的設定很有意思,但開發團隊卻希望以一種潛移默化的方式來講述劇情。「我曾開發過劇情驅動的遊戲,以及其他與之類似的作品,」《Valorant》的創意總監 David Nottingham 表示,「我深信打好基礎是創造一個世界的核心環節,而不是直接建好一棟房子然後說『房子已經建好瞭。誰都不準對它進行改動』,從此棄之不理。」

  「相反,如果你先打好瞭一個紮實的基礎,隨著時間推移,你就可以對它進行潤色與構建,『噢,讓我們來修改一下這個部分』或『讓我們將這名角色朝著這個方向推動,因為這樣看起來很有意思。』這樣你就可以更靈活地發展與成長。」 

  這種方法在多人遊戲中尤為常見,即隻給玩傢們少許關於劇情的內容,讓他們有機會自行深挖其他故事,或是淺嘗輒止,全憑自己選擇。雖然 Nottingham 喜歡讓玩傢們在閑暇時去發掘劇情,但他更喜歡這種方法在玩傢群體間起到的討論作用。

  「老實說,我對於玩傢們之間相互討論的故事感到很興奮,」他說。「我不想讓他們覺得『我們在向你們灌輸故事,你們隻能接受,並且為之深深打動。』這種事應該交給電影、書籍或其他媒體去做,而電子遊戲 …… 則需要讓玩傢們沉浸於一個世界、扮演特定角色、建立羈絆、並親身經歷一些事情,從這個過程中獲得獨一無二的體驗。這種想法讓我興奮不已。」

  特工出擊

  一款成功的 MOBA 射擊遊戲,離不開其角色的出色塑造。在《Valorant》中,拳頭希望帶給玩傢們一系列各有千秋的角色,讓他們能通過遊玩來表達與展現自我。雖然每名特工開始都隻有一項擁有冷卻時間的技能,以及一項隨時間充能的終極技能,但你還可以使用遊戲中的貨幣來購買其他技能。和《守望先鋒》與《軍團要塞 2》不同,在《Valorant》中你可以為所有角色購買和裝備任意武器。

  今年夏天登陸時,拳頭將在《Valorant》中率先推出 12 名角色。不過我在測試中隻玩到瞭 8 名角色,以下是對他們的簡單介紹。

  悍將(Brimstone)

  悍將是一名來自美國的強力指揮官。他可以使用燃燒彈、或煙幕空襲來攻擊敵人,也可召喚激勵友軍的振奮信標,賦予他們急速開火(Rapidfire)的狀態。他的終極技能——軌道轟炸(Orbital Strike)則可以呼叫一道巨型激光,殲滅那些來不及逃離轟炸半徑的敵人。

  密探(Cypher)

  密探(Cypher)

  如果你喜歡收集情報,那麼密探則是為你量身而打造。這名來自摩洛哥的監視者有著困住敵人並顯示他們位置的特殊能力,同時還可以在地圖上放置一個監控攝像頭,從遠處觀察敵人的一舉一動。他的終極技能則是從一名倒下的敵人身上抽取情報,暫時顯示敵方所有人的位置。

  婕特(Jett)

  婕特(Jett)

  來自韓國的婕特是一名敏捷的戰士,在她眼中「動」大於一切。她的特殊能力讓她能夠進行瞬間移動的沖刺,或是借助上升氣流來抵達更高處。同時她還可以使用煙霧彈技能來遮蔽敵人的視線,而名為「劍刃風暴(Bladestorm)」的終極技能則允許她在保持移動的同時,也能精準地對敵人造成可觀傷害。

  預兆(Omen)

  預兆的來歷成謎,而他善於利用一團球狀暗影來幹擾敵人的視線,如讓他視線內的敵人全部近視,以及讓暗影爆炸來混亂附近所有敵人的視線。他也可以進行短距離閃現,或利用他的終極技能,以暗影形態傳送到地圖上的任意地點。

  鳳凰(Phoenix)

  鳳凰(Phoenix)

  這名脾氣火爆的英國來客擁有操控火焰的力量,從而能夠隨心所欲地重塑戰場。在擁有可以傷害敵人並同時治療自身的爆炸火球、阻隔視線的火焰之墻,以及帶有致盲效果的火焰迸發技能的情況下,鳳凰尤其適合掌控整場遊戲的節奏。他的終極技能則賦予瞭他在持續時間內死後復活的能力,允許他在戰場上肆意橫行,無所畏懼。

  智者(Sage)

  智者(Sage)

  目前為止,《Valorant》中最棒的輔助角色來自中國。她擁有治療隊友、減速敵人和召喚地墻來改變戰局節奏的法球。她的終極技能則是復活一名倒下的隊友,這對於一款沒有重生機制的遊戲來說無疑是至關重要的。

  索瓦(Sova)

  索瓦(Sova)

  來自俄羅斯的索瓦有著精湛的箭術技藝,這同時也為《Valorant》中常見的槍戰玩法增添瞭不同的風味。他可以為自己的弓裝備不同的箭矢,比如顯示敵人位置的偵察箭,或是使范圍內敵人難以動彈的震撼箭。他還可以部署一架無人機來偵察戰場,而他的終極技能則是射出三支可以穿越整個地圖的高傷害箭矢。

  毒蛇(Viper)

  毒蛇(Viper)

  毒蛇是這份特工名單上的第二個美國人,她是一名善於利用毒藥和化學物的兇險掠食者。她能夠在戰場上釋放酸蝕炸彈、部署毒氣發射器和阻礙敵人通過的毒氣屏障。她的終極技能則是發射一團可以隱蔽自己的毒氣雲團,並顯示踏入其中的敵人位置。

  靈感來源

  每當提到英雄對抗的射擊遊戲時,大傢的腦海裡蹦出的往往都是《守望先鋒》、《軍團要塞 2》等名字。而拳頭的新作《Valorant》自然在角色外形和能力設計參考過上述 IP,但遊戲靈感卻更多來源於《反恐精英:全球攻勢》、《使命召喚 4:現代戰爭》、《彩虹六號》與《穿越火線》等作品。

  《反恐精英:全球攻勢》

  遊戲總監 Ziegler 說道:「我們想要涉足這一領域的想法,最初就是來源於這些老派射擊遊戲。在這些遊戲裡,團隊合作、激烈交火等要素是成就這些作品的秘方。如今我們想要以一種更貼近服務型遊戲、與時俱進的方式推動這種玩法的進化,打造出一款不斷蛻變、創意十足且能吸引大量玩傢的遊戲。」

  通過從各位前輩身上汲取靈感,拳頭打造出瞭一款更像是《反恐精英:全球攻勢》而不是《守望先鋒》的遊戲。這款戰術團隊射擊遊戲並沒有回合內重生機制和誇張的傷害數值。每隊五名玩傢,兩支隊伍會從通用特工池中中選出自己的角色,然後進行數回合的戰鬥。

  《Valorant》目前隻有一個遊戲模式。該模式下,一支隊伍扮演防守方在地圖中佈防,而另一個隊伍則要進攻安置炸藥。如果 100 秒的回合時間結束或者拆除瞭炸彈,那麼防守方就將獲勝;如果炸彈成功引爆,那麼進攻方就將獲得勝利。一局遊戲的總回合數為24回合,獲勝回合最多的隊伍將贏下比賽。每回合雙方還可以通過把敵方全數擊殺來獲取勝利。

  遊戲執行制作人 Anna Donlon 表示:「遊戲中失誤引發的風險很大,因此對玩傢的技巧提出瞭很高的要求。你肯定會遇到隊友都已陣亡,要靠著自己力挽狂瀾的情況,要是你第一個陣亡就更糟瞭,你隻能看著隊友在人員不齊的情況下嘗試獲得勝利。」

  拳頭試圖強調團隊合作的重要性,但不隻是浮於表面的鼓勵而已,而是要讓它成為遊戲不可或缺的一環。散兵遊勇和個人主義不再有太多發揮餘地,同時因為角色們不像其他遊戲中那樣能承受大量傷害,遊戲難度肯定也會相應提升。《Valorant》並不會強迫玩傢去進行合作,而是通過讓懂得合作的隊伍更易獲勝來促使玩傢們自發合作起來。

  攻占目標點

  試玩遊戲的一開始,我就很快意識到瞭團隊凝聚力的重要性。我們進入瞭一張名為「束縛(Bind)」的地圖,這是試玩 Demo 中僅有的兩張地圖之一。「束縛」采用瞭傳統的多人戰術射擊遊戲的結構,但沒有在地圖中間設置通道,玩傢可以從兩條邊路通行,必須要隊伍內部達成高度的統一,才能決定從哪個方向推進。

  我選擇瞭角色索瓦(Sova),一個俄羅斯弓箭手 —— 作為一個《守望先鋒》老玩傢,我覺得他的探測箭與半藏可以標記敵人的音波箭頗為相似。我瞭解過瞭這個角色的技能和玩法,現在是時候實戰瞭。

  在開始行動前,我們會先進入購買階段。這段時間裡你可以購買不同的槍械、護盾和角色技能。所有人可購買的槍械都是一樣的,與你選擇的角色無關。在開始時玩傢會有一把默認的手槍,在此基礎上決定自己的出裝,可選的槍械包括瞭沖鋒槍、霰彈槍、自動步槍和狙擊槍等。當然,越好的武器價格就越貴,你也可以選擇省錢攢到下一輪再進行購買。

  當購買時間結束,遊戲就正式開始瞭。我的隊伍首先作為進攻方開始攻擊,所以我們選擇瞭全員 rush A 點。對方雖然也反應瞭過來,但反應得還是不夠快;他們隻有兩名隊員在 A 點防守,我們很快就解決瞭他們。不過雖然這張地圖中間沒有通道,但作為彌補,地圖上多瞭兩個傳送器。在我們占領瞭目標點後,我開始安裝炸彈,現在我們必須要阻止試圖來解除炸彈的敵人。

  通過可以從 B 點直達 A 點的傳送器,敵人直接從多個方向空降到瞭我們周圍。煙霧彈將整個炸彈區域覆蓋瞭起來,隨後我的一個隊友遭到擊殺,我轉過身去查看情況,結果成瞭對面精準槍法下的第二個亡魂。由於我方智者(Sage)復活隊友的終極技能還在充能,所以我別無他法,隻能眼睜睜看著隊友數量越來越少,本來不滿員的敵方隊伍將雙方的戰力重新拉平,並在混戰當中占據瞭上風。隨後防守方在開局近乎崩盤的情況下力挽狂瀾,成功贏下瞭第一回合。

  每回合伊始雙方都會先進入購買階段。你在上一回合沒有用完的錢將保留到下一輪,同時還將依據上一回合的表現給你一筆新的資金(贏瞭可以拿到 3000,輸瞭會依據你連續輸瞭多少回合給你 1900 到 2900 不等,擊殺一名敵人給 200,安裝炸彈給 300)。於是我決定不再使用那把默認的弱雞手槍,轉而購買瞭一把不錯的自動步槍,並為索瓦的弩配備瞭電擊箭矢。

  回合開始後,我與隊友又一次 rush A 點,但顯然對方也和我們一樣將裝備進行瞭升級。我立刻就被對面狙掉瞭,拋下瞭我的隊友。幸好我的隊友們並不是第一次玩這個遊戲,他們設法扭轉瞭局面並在對方隻剩一人的情況下安置瞭炸彈。對方最後一人選擇瞭保槍——如果你在回合中存活瞭下來,你便可以把武器也帶到下一回合,這樣一來既能省錢,又能有較好的裝備。因為我們贏下瞭這局比賽,所以我入賬瞭一大筆錢,於是我購入瞭一把守護者半自動步槍,自這以後,每當我需要一把性價比夠高的槍時,我都會選擇這把武器。

  就像我之前提到過的那樣,團隊合作不可或缺,單打獨鬥並不是一個好主意,但等到你的隊友全部陣亡隻剩你一人時,你也隻能孤軍作戰瞭。我曾有過一次獨秀的機會,當時對方特工悍將(Brimstone)的大招幹掉瞭我兩個隊友,而其它兩名隊友也死在瞭霰彈槍下。這時場上變成瞭3V1的局面,敵方占有優勢,不過我並不打算放棄。就在他們到處搜索想把我找出來時,我潛到瞭一個敵人後方一發爆頭將他帶走。敵方剩餘兩人就在附近,他們立刻向我圍瞭過來。我使用自己的偵察箭查探到瞭墻後的一個敵人並幹掉瞭他,但對方最後一人繞瞭過來將我擊殺,拿下瞭這局。

  時間限制、地圖空間有限再加上擊殺隻在一瞬之間等種種因素將每回合的時間限制得很短。不過由於每局遊戲要打 24 回合的設定,導致每一局遊戲都要花費不短的時間。當比賽過半,即將進入下半場時,角色會提醒玩傢這場過後身上的金錢將會清零,於是我們揮霍瞭起來,購買瞭奧丁重型機槍。我們每人都購買瞭重型機槍和護盾,然後朝著 B 點推進。防守方也全都購買瞭重型護盾和昂貴的槍械,但他們並沒有意料到我們會如此傾巢出動,協同閃擊,於是這一回合我們輕松取勝。

  隨著系統宣佈勝利,我們的經濟全部清零重置,並且攻守雙方互換,如今我的團隊成為瞭防守方。當位於防守方時,購買階段和預備防守時間是合並在一起的,所以盡管你依舊有充裕時間去挑選裝備,但還需要準備好自己的防守位置,因此要更利落地做好決策。

  之前在進攻方的時候,我們的戰術通常是選中一個攻占點,然後集中兵力去奪取(有時也會佯攻)。但身為防守方,策略則要更靈活一些,比如留意所有攻占點,在察覺進攻方動向時盡快做出反應。最後這場勢均力敵的匹配以一輪突然死亡競賽(sudden-death round)告終,我們最後一次團滅瞭對手,贏得一場腎上腺素飆升的酣暢大勝。

  註:Sudden-death round,常稱突然死亡法,常見於足球/擊劍比賽,當雙方在比賽時間內打成平分時,額外增加一輪加時賽,在此期間率先得分的一方立即取得勝利。

  試玩過程中,我用同一個流派體驗瞭兩張地圖,而它們都在常見的多人戰術競技設計上做出瞭別具一格的改進。比如上文所提到的「束縛(Bind)」地圖,就體現瞭當你將傳統上中下分路的中路去除,添加更多傳送器時,會發生怎樣的情況。而我玩的第二張地圖「避難所(Haven)」則與之相反,它不但有中路,而且中路將直接關系到一個任務能否達成,這對於防守方來說尤其重要。而它的體驗也更貼近傳統競技,因為可選分路更多,而且沒有瞭爭奪傳送器的幹擾。

  拳頭公司顯然希望通過《Valorant》來進軍線上射擊遊戲的新領域,並以一些新穎的方式去打造和呈現競技地圖。「從最開始的時候,我們就一直帶著這樣一個疑問『我們能怎樣將這張地圖打造得與眾不同,讓玩傢能創造新的玩法與策略?』」,拳頭高級遊戲設計師 Salvatore Garozzo 表示,「它並不意味著一定要有類似傳送器或可選任務等新機制,而是整張地圖的結構佈局擁有獨到之處,又或是有著某種特殊機制,讓玩傢需要想辦法去破解謎題。」

  當《Valorant》正式登陸時,遊戲將包含四張地圖,其中兩張正是我試玩過的「束縛」與「避難所」。目前團隊還在研究排期,以明確未來地圖(以及新角色等內容)的發佈節奏,而拳頭堅信這是確保地圖質量,以及玩傢能從小部分地圖熟悉上手,不至於彷徨無措的明智決定。

  「我們希望創作的地圖都能達到一定水準,而且我們深知再加上形形色色的特工,就已經有許多可供玩傢探索與學習的空間,如果一次性給出太多選擇的話,反而會讓人感覺無從下手瞭。」 Garozzo 說道,「我們希望能更加用心,盡量找到兩者間微妙的平衡點。」

  公平競技

  讓每個人都有公平的獲勝機會,確保玩傢全憑技術而非投機取巧去精進水平,是拳頭公司在《Valorant》中努力想要達成的一個理想目標。促成這一目標的核心因素在於 Riot Direct,拳頭公司從 2014 年開始佈局的全球性網絡服務,它的部分功能在於為玩傢切換最合適的服務器,從而提供穩定流暢的數據傳輸通道,盡可能減少玩傢的延遲。

  當《Valorant》正式上線時,拳頭公司希望統一采用 128-tick 的高性能服務器來傳輸遊戲數據,讓至少 70% 的玩傢能享受到延遲低於 35 毫秒(ms)的流暢體驗。不僅如此,服務器將通過上采樣(upsample)的形式,以每秒 128 幀的速率對玩傢的所有操作進行采樣,借此補償潛在的傳輸延遲,即使敵方玩傢因為網絡連接不穩定而出現卡頓,他們的動作呈現在你的屏幕上也會如絲般順滑。

  這些技術進步旨在解決競技型網遊的千古難題,包括探頭優勢(peeker's advantage),特指由於數據傳輸導致的畫面延遲,當先手方玩傢在拐角處快速探頭與回撤時,能見到後手方玩傢並向其射擊,而後手方玩傢由於短暫的畫面延遲,甚至來不及做出反應。

  探頭優勢(peeker's advantage)

  除此之外,拳頭在《Valorant》中也正嘗試以新的方式去對付作弊者與黑客。「作弊是對競技公平性的直接威脅,」拳頭高級軟件工程師 Paul Chamberlain 表示,「我們希望玩傢能長久地遊玩這款遊戲,並願意投入時間去精進水平。而我們也提供瞭許多方式去確保你能做到這點,但如果作弊者能夠輕易碾壓你,那麼就沒人願意去費那份工夫瞭。甚至是反過來,你的操作太好,導致別人以為你也是作弊的一員。」因此保證一個無作弊的純凈環境至關重要。

  拳頭在《英雄聯盟》上運用的 Vanguard 監測系統是打擊作弊的第一步。這個註冊瞭專利的系統能通過實時更新的多種監測方式來定位作弊者,立即中止其遊戲進程,並將作弊者封禁。此外,《Valorant》所有遊戲數據都必須經由服務器,這意味著玩傢無法再使用修改遊戲速度或閃現等外掛。

  雖然拳頭決心通過各種高科技方式去對抗射擊類網遊中屢見不鮮的問題,但工作室表示玩傢將不會因為這個科技門檻而被拒之門外。雖然擁有高性能機器(比如 GTX 1050 Ti 或更新顯卡)的玩傢確實能享受到 144 FPS(幀/每秒)以上的流暢畫面,但即使是普通的因特爾 i3-370M 處理器和 HD 3000 顯卡,玩傢也能得到 30 FPS 的穩定幀數。顯然,高配機器將來帶更佳體驗,這或許會是個潛在的競爭優勢,但拳頭也在想方設法地去提供低配設置,並幫助玩傢發現可能影響發揮的問題。

  「為瞭實現公平競技,我們絕不希望其他 9 名玩傢影響或破壞你的遊戲體驗。我們希望盡力確保公平,這樣你就能追求高水準,並樂意投入許多時間去磨練技術,從而堂堂正正地一較高下。」高級軟件工程師 David Straily 表示。

  「雖然這樣做的缺點是讓低配置的玩傢承受瞭更多苦惱。所以對於那名不幸一直跳 ping 的玩傢?事實上我希望 TA 能暫時受點委屈,而不是讓其他 9 名玩傢的體驗也被牽連。我們打造瞭多種多樣的工具和 debug 手段,從而能告訴那名體驗不佳的玩傢說,『嗨,你的網絡供應商有點不給力哦』,『我們覺得你的電腦有點帶不動瞭』,『我們覺得你的路由器可能老化瞭』,幫助 TA 去明白自己的配置哪裡出瞭問題,該怎麼做才能改善現狀。我們希望讓你掌握主動權,能夠以自己的方式或工具先化解問題,然後我們也確保其他人不會對你造成任何幹擾。」

  發佈臨近

  自從去年 10 月,拳頭公佈瞭「Project A」這個神秘項目後,我們直至今天才終於得到瞭關於它的第一手真實情報。粉絲們也早已迫不及待瞭。在采訪中,拳頭表示他們希望遊戲在今年夏季正式面世,在此之前會有一個封測版本。雖然 12 名特工和 4 張地圖聽起來好像內容不多,但拳頭已經做好瞭長期的打算,將以對待《英雄聯盟》的那份恒心,對《Valorant》進行長時間的支持與更新。

  極低的體驗門檻,熟悉中融入創新的玩法設計,加上拳頭公司所擁有的海量粉絲群體,《Valorant》的前景確實不可限量。在一個已經人滿為患的遊戲類型中,《Valorant》的入局能否贏得玩傢們的喜愛,這點確實讓人期待,但好在,它已經擁有一個不錯的開始瞭。

TAGS: 華語 东瀛电竞